首页 资讯国际国内商业企业焦点军事教育体育网络

阮安邦:让我告诉你这片云的八分量 | 新锐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10-30 17:11
摘要:笨重的黑框眼镜,典型的理工男模样,如果一定要探究眼前这位自称假装科学家的人,与真科学家之间的区别,那可能就是少了一件类似爱因斯坦身上的白大褂。 初见阮安邦,是上个月

  笨重的黑框眼镜,典型的理工男模样,如果一定要探究眼前这位自称“假装科学家”的人,与真科学家之间的区别,那可能就是少了一件类似爱因斯坦身上的白大褂。

  初见阮安邦,是上个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互联网安全大会(ISC)上。闲谈中安在君告诉他八分量这个名字很有意思,他点点头,认真得说,那是因为自己年轻时总是因为喝酒误事,所以警醒自己,以后只喝八分量。

  得意于安在君一脸的不可置信,阮安邦先是忍俊不禁,而后又问了安在君一个问题:“你知道这天上的云,它的重量、面积、数量、占比吗?”文盲安在君只能很实诚地摇了摇头。“是啊,就像我们一样不知道,互联网上的那片云,安全性怎样,是好还是坏。”阮安邦意味深长道。

一个12岁就玩DOS的男人
 

  1997年,12岁的阮安邦拥有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台电脑。相比较同龄人偏爱的游戏,他自嘲从生下来就缺失了男孩子这应有的“种族天赋”。

  阮安邦说,自己与计算机的羁绊,也正是起源于这个时候。那时自己所认识的一名前辈,恰好是一所学校计算机专业的老师,对于计算机兴趣浓厚的他,便顺理成章地从那名前辈身上学习了基本的DOS知识。

  在学习DOS一段时间后的某一天,前辈给了他一道题目。稚嫩的阮安邦当即坐下来准备完成,可没想逗笑了坐在一旁的前辈。前辈告诉他,这可是布置给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一个星期的作业,眼下是完成不了的。

  不以为然的阮安邦,不出意外地,当场完成了这项对于一个12岁的孩子,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前辈笑骂着告诉他以后不教他了,但阮安邦看出来那其实是对自己的肯定与赞赏。

  于是,12岁玩DOS,13岁通过全国计算机二级考试,阮安邦这个人,注定跳不出这个圈。

  而对于信息安全的接触,却是在十年后,北京大学的校园里。2007年,河海大学本科毕业的阮安邦考上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开始了可信计算技术的学习。

  阮安邦说,科学家总是在做未来五年乃至十年会发生的事情。而作为一名“假装科学家”,他对自己人生中的大事记,也用了两个十年来描述。

  1997年的自己学DOS奠定了十年后进入北大学习可信计算,那么进入北大的那一天,就注定了十年后的今天,八分量会站在信息安全圈,向世人呼号自己的存在。

  阮安邦告诉安在,自己在北大研究生面试的时候,就曾回答过关于自己未来目标的问题,他的答案是:创业。

  正是十年前自己的这份约定,让他在北京大学彻底沉下心,踏踏实实把自己关在实验室整整两年。

  而从北大毕业后,阮安邦再一次考入英国牛津大学,继续信息安全领域的学习与研究。与在北大钻研技术打基础不同的是,在牛津大学读博士后期间,阮安邦更多地将自己的重心放在了科研成果转化的项目上。

  被派驻到公有云公司实习的阮安邦,所要解决的正是客户无法相信公司云构架的问题。多年的科研成果终于得到转化与实现,而常年对于可信计算技术的研究,让阮安邦比别人更加清楚它的劣势与不足。

  阮安邦说,对于安全,没有任何一项技术可以仅凭一己之力就能包办。所以,只有多项技术的融合与应用,才能够做到更安全与更可靠。而真正想要做成自己想要的这种技术融合,就必须拥有能够让自己天马行空的平台。

  于是,十年之约一到,八分量就此诞生。

八分量其实是一种度量单位
 

  阮安邦说,自己在牛津时,曾接触过一门很有意思的学科,叫做创建社会稳定性。

  通过这门学科,阮安邦意识到,日常生活中,人们所真正关注的安全问题,并非是银行的密码,也不是电脑里的果照,而是生命安全。

  人们总是会担心,自己的生命是不是会在不经意间就被歹徒或是事故所夺走。而生命安全,却是没有任何机构和技术能够绝对保证的,甚至每一个人都无法断言自己的下一秒是否还活着。

  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因为生命安全无法得到保障而惊慌失措、惶惶不安。相反的,却总是会担心自己的数据在云上是否安全。

  这其中的关键点,就是一个字:看。

  阮安邦告诉安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仅我们自己在看,身边的人也在看,甚至会有机构、部门以更高的层面去看。这种看不仅可以帮助我们准确预知危险,也让可能危及到我们生命安全的危险处于一定预知与监管之中。

  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便我们的生命安全更无法得到保障,但我们却不会因此而感到担心。

  而对于云甚至整个IT,正是缺少了这份“看”。

  阮安邦说,用户没有办法看到机器到底运行什么,做什么事,是谁在运行,无法将行为与执行者绑定,甚至完全未知。这种情况下,两者之间很难建立信任关系,自然会时刻担心自己的数据安全问题。

  他的理想,便是搭建人类社会与信息社会之间的桥梁,建立信任关系。让用户知道机器到底在做什么,然后再通过人类社会几千年发展中建立的相互制约与保护的构架,运用到数据资产的保护中来。

  “八分量的真正含意,其实是气象学中计算云覆盖天空程度的度量单位。”这一次,收起了玩笑,阮安邦认认真真地为八分量做了解读

  如果有一天,当云计算覆盖整个IT系统的时候,应当有一个标准,来衡量它的单位,来评估它的能力,让用户给予信任,反馈用户以心安。

  “我希望有一天,八分量可以用来作为评估一家互联网云安全能力的单位,可以听到有人说,这个云有多少八分量,所以我信任它。”阮安邦如是说道。

假装科学家的“真”情怀

  阮安邦说,如果要给八分量定位,首当其冲的就是科研方向。

  有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在发问:自己卖的到底是产品,还是情怀。

  他告诉安在,这个社会,真正会被这个时代所铭记的,是那些曾经为社会发展所贡献力量的科学家们。人们可以记住爱因斯坦、富兰克林这些伟大的科学家,却很难说出与之同时代的那些富可敌国的商人。

  “我总是说自己是‘假装科学家’,科学家有这样小小的情怀,哪怕再苦再累,留下点东西能为后世稍稍改变一点点,这有可能是我们离开世界的前一秒钟,最让我们欣慰的事情。”

  所以,阮安邦与他的八分量,从产品的研发方向,就在走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阮安邦表示,人们对入侵者的定义,总是那些黑客之类的外部人员。但其实,企业内部已经获得权限的内鬼们,才是真正的超级黑客,具备更大的威胁。

  因此,八分量的产品,正是为了应对在越过防火墙,或是获得权限之后的攻击行为。能够给予那些原本以为大功告成的作恶者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用他的话形容,那就是当一辆车刹车失灵、方向损坏,即将撞毁的时候,成为它弹出的安全气囊,保护最后的安全。

  而眼下一切的研发与努力,都是为了走出一条与现有与众不同的道路。为了能够怀以一个科学家的情怀,来实现构架人类社会与信息社会信任桥梁的理想,来为中国的科技输出价值。

  八分量成立之初,阮安邦曾天真的想过,作为一名“假装科学家”,即便是选择了创业,也要至少投入80%的精力继续进行科学与研究,剩余的精力进行团队的管理和运作。残酷的现实却让这一关系完全对调。

  “开始很不适应,觉得违背了我的理想,不过后来意识到我就应该组建团队、聚合力量,我就完全颠倒过来吧,我就把它当成一个科研项目来学习它研究它,变成我的主业。”阮安邦笑着说道。

  观念转变后,阮安邦开始优先尝试八分量的每一份工作,从人事到销售,每一个岗位都亲自体验与经历了一遍。甚至一度担任起打扫卫生、端茶倒水的角色,把公司里的实习生伺候得舒舒服服。

  他说,在亲身经历之后,才能明白八分量每一个岗位,对于人员的需求是什么。只有这样,八分量走得每一个脚步都稳健踏实,才能够取得更长足的发展,更多更好地聚合能量,去为自己这个“假装科学家”创造点真科学。

  如今,八分量已经与北京大学、清华长三角研究院合作,成立联合实验室。未来还会与牛津大学合作,届时,八分量的第三个联合实验室将会落户海外。

  阮安邦表示,中国智造成为了现在的主流话题。而他则希望希望越来越多的科学技术或者科研产品,都能做到从中国走出国际,让全世界都copy from China。

  “所以我们现在和越来越多的科研机构合作,成立联合实验室,就是为了输出更多的科技。”

  五年或者十年后,八分量也许真的会像阮安邦所希望的那样,成为中国科技输出的中坚力量。而那时候的他,或许正在款款而谈,告诉每一个用户,那片云的八分量。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