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国际国内商业企业焦点军事教育体育网络

夫妻二人无端蒙冤,身陷东阿,正义何在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05-13 17:58
摘要:天津市公民段金生、张丽环2014年10月28日在天津自己的公司内莫名其妙的被山东省东阿县公安局警察跨地域暴力带走,当我们家人知道时人已分别关押在山东聊城看守所和东阿看守所,

  天津市公民段金生、张丽环2014年10月28日在天津自己的公司内莫名其妙的被山东省东阿县公安局警察跨地域暴力带走,当我们家人知道时人已分别关押在山东聊城看守所和东阿看守所,羁押至今。后来,从一些经销商那里给我们传出话,说是被竞争对手设计诬陷了。事件起因还要追溯到2011年8月,当时段金生带着自己在国外期间研发的已经申请专利的产品与河北省安国金木集团合作被金木集团聘为金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由于产品好很快得到消费者的认可,公司业绩得到了快速发展,当年销售额过亿元,后来金木集团的老板认为掌握了产品配方已不需要段金生了,也想赖掉所欠段金生百余万元的年终奖金提成,于是在2013年11月18日金木集团老板趁段金生回津办事不在公司的机会,擅自在公司网站上和QQ群里发布消息,免去他总经理职务,单方面终止聘用协议的通知。然后,不接听段金生给他打的电话,躲着不见面,至今还欠着段金生数万元的工资和几十万元销售提成未付。2014年3月段金生和张丽环夫妻二人在天津注册成立了双康(天津)科技有限公司。销售自己研发的天力康泰,天力康元等产品,由于产品质量可靠,经营上讲诚信,很快得到消费者认可。这样就自然同金木公司形成了一种竞争,金木的老板放出话来要找人整死你段金生。于是出现了李泽同和李利国两个人以在公司买过产品为由,去山东东阿县公安局举报,公安在没有相关证据的情况下就抓走段金生、张丽环和公司员工张静。而且李利国、李泽同没有任何凭据证明购买过公司产品,段金生、张丽环,张静及公司所有员工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两个人,这很明显是经人设计的诬告陷害。

  东阿公安办案人员控制住段金生、张丽环二人后,在没有当事人及其家属在场的情况下擅自闯入家中进行搜查,未按《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程序办案,扣押了与本案无任何关系的资财产(包括现金、房产的产权证,房产都是在公司成立的好几年前购买的、家用电脑、摄像机、信托理财财,银行卡等资产),在搜查中当事人没有家属在场也没有录像,很多查扣资产没有登记,许多贵重物品不知去向。羁押期间由于二人年龄大本身就有病的原因,我们家属多次申请取保候审,公安局就是不予批准。办案人员在提审当事人段金生时,曾暗示只要交出一笔钱,再写个所谓的悔过书就能放人,案子就了结了。段金生认为自己根本没有犯罪,公安局协助金木集团破害商业上的竞争对手,有贪赃卖法之嫌,绝不同意无罪写悔过书的事情。这期间东阿公安又在各地抓了几名在双康公司的经销商,然后打电话让家里交5-6万元放人,出于无奈,被关押的大部分人都交钱把人赎走了。只有一个叫曾郁升经销商家里没给钱,没有赎金,公安不放人就自然成为了本案第四被告。羁押期间听到传言说;金木公司的老板在多种场合下疯狂地叫喊出:我出资3000万元搞定了东阿县的公检法部门,时间能拖到最长,我说什么时候起诉检察院就什么时候起诉起诉,我说判成什么样法院就会怎么判,老段6年之内别想出来,罚的他倾家荡产。这个传言我们没有认为是真的,我们不相信东阿当地的公检法会如此赤裸裸的贪赃卖法,伤天害理。可是令人没想到是,后来的审判过程,和东阿法院的审判结果,竟然都这么吻合。

  而且,庭审过程中我们家属看到东阿县法院庭审不规范,被告人庭审时竟然戴着手铐,在庭上公诉人带着很强烈的个人情绪公开恐吓当事人段金生,对辩护律师也是恶语相加,被告人的9名证人从外地赶到东阿法院为当事人作证,事先律师已经征得主审法官同意,然而,主审法官却没允许他们出庭作证,当场写的证词扔在一边也没有被采纳。庭审时公诉人提供的证据中一张从电脑下载的电子版数据出现手写字体,搜查当事人天津公司的证物中出现有了东阿的标示的纸张的,而被告人从没有到过东阿,这些证据的真实性让人感到怀疑。张丽环眼镜被扣,根本看不清审讯记录,办案人员也不给她提供眼镜就让她签字,第三被告人张静在法庭上说办案人员在审讯时笔录反复修改了几次,到最后签字时,张静没等看清楚就让她签字了。开庭时也不给当事人准备饮食,严重侵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一审判决书中,辩护律师的意见和提供的证明当事人无罪的大量相关的证据,一审法官只是一句不与采纳没有任何解释与说明,可是法官在前两次开庭时说的公诉人提供的证据严重不足,不能证明当事人有罪需要检察院补充证据,可是经过近半年时间里,在证据没有得到任何补充的情况下,根本不能证明当事人有罪,就凭空判决段金生有期徒刑6年罚金1000万,张丽环5年罚金1000万。张静5年罚金20万,从公司成立到立案才7个月左右时间,除去产品生产的成本和经营费用的成本,公司本身根本还没有产生利润,如此巨额的罚款依据是什么?难道真是应了那句传言公检法,被3000万元搞定,配合着把段金生夫妇整死在狱中吗?

  段金生本身就有糖尿病高血压,在看守所每日劳动人都瘦了一半,头发都快掉没了,人也比实际年年龄老很多,在法庭上看到都快不认识他了。

  张丽环在里面累的几次腰间盘的旧病复发,走不了路让人用推土的小车推到一边也不让看病,体重由120多斤折磨成现在也就70多斤,她目前已近崩溃,精神上也已经抑郁了,在法庭上说话已经紊乱,我们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张丽环父亲90多岁患有高血压、脑栓塞,癫痫、腿部静脉曲张生活不能自理,平常都是张丽环照顾,老人的钱也是由她管理,现在她不在身边病情已加重。由于资产全部被公安扣押,也没给子女留下生活费和父母的赡养费。女儿已辍学,这个家庭面临家破人亡的危机,90岁的老父亲也无钱看病的状态。

  如此不公的判决,当事人不服,我们家人不服,我们坚信在目前习总提出的法治社会的大环境下,在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社会环境下,真相是掩盖不住的,同时我们请全社会有良知的人们帮帮我们,多转发,使冤情得到昭雪。将不胜感激。

  一审不公正的判决,使我们对东阿县当地恶劣的司法环境感到恐惧,我们担心这种不公正还会出现在二审当中,所以,恳请有关部门领导关注,恳请全社会关注并监督这起案件的二审过程,来维护法律的公正与尊严。

  家人:

  张承伟,电话;15900233656

  段金宏,电话;15222620276

  2016年5月7日

        来源:http://jiaodiannews.cccq.net/article/407171.html

责任编辑:admin